电脑能够拥有心智吗?

电脑能够拥有心智吗?
图片来源:unsplash

电脑能够经过程式设计,变成可以具有觉察,拥有心智吗?1980年代,哲学家瑟尔(John Searle)提出的臆想实验,正中了上述问题的核心,他把这项实验称为中文房间论证。

这个臆想实验是这样的:我被关在一个房间里。有人把问题写在纸条上,透过小投信口传给我,这些信息全用中文写下来。我看不懂中文,对于纸条上头写些什幺,完全没有头绪。然而,房间里有一套藏书,书中有逐步说明,告诉我看到那些符号时该做什幺。我看着那些成群的符号,完全按照书中的逐步指示,抄下中文符号来回应。我把那些符号写在纸条上,从投信口传回去。

外头那位说中文的人收到我回覆的信息,那些符号对她来说是有意义的。情况看起来像是,不论谁在房间里,都能很圆满的回答问题,因而房间里的人显然懂中文。当然,她被我骗了,因为我只是遵照一连串指示,根本不了解发生什幺事。如果时间充裕,而且有一部够详尽的说明书,我几乎能够回答所有用中文提出的问题。但是我不懂中文,我只是操作员,整天处理符号,却不知道这些符号的意义。

瑟尔认为,这正是电脑内部的情形。不论程式多聪明(就像iCub),也只是按照许多组指令吐出答案,它们处理符号,却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自己在做什幺。

Google 就是这种原理的例子。当你在Google 查询时,它并不了解你的问题,也不了解自己的答案,它只是让许多0 和1 沿着逻辑闸移动,然后传回一串0 和1 给你。藉着「Google 翻译」这类令人惊奇的程式,我能说出斯瓦希里语的句子,那句话还可以翻译成匈牙利语。但这些全是演算法,都是符号处理,就像中文房间里的操作员一样。「Google 翻译」不了解这句话,没有任何东西赋予这句话意义。

中文房间论证认为,虽然我们发展可以模拟人类智慧的电脑,但这些电脑实际上不会了解自己说的话,它们做的任何事都没有意义。瑟尔利用这项臆想实验主张,如果我们只是把人脑比喻成数位电脑,有某些东西终究是无法解释的。在无意义的符号和我们的意识经验之间,存在一道深深的鸿沟。

关于中文房间论证的诠释,一直争论不断,然而有人这幺解释,这项论证显露,实质的构造如何变成等同于我们在这个世界存活的经验,是多幺神祕难解。在每一项模拟或创造近似人类智慧的尝试中,我们都面临神经科学中还未解决的重要问题:我脑中正在执行功能的数百亿简单脑细胞,如何产生我身为人所经历到的丰富主观感觉(好比我从痛苦体验到的痛、从红色感觉到的红、从葡萄柚感受到的滋味)?毕竟脑细胞也只是细胞,只能遵守局部规则,执行自己的基本功能。孤零零的一个脑细胞,做不了多少事。那幺数百亿个细胞加起来,如何变成我这个人的主观经验?

摘自《大脑解密手册》

电脑能够拥有心智吗?

数位编辑整理:陈子扬
Photo:pixabay,CC0 Licensed.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阅读